只谈风月

怨念欧证-1-1
德皇的腿真妙.jpg

我该放弃啦。

现充生活果然不是我能轻易体验到的……

老子有拐了!!!!!!!
梅林池真的可以歪孔明……

我宣布今天就是1294结婚纪念日

“情感模块……你真的安装过这种东西吧?”
雪狼倏地张开粉红的双眼。放在当下,这绝不可能是她进入战斗态势的征兆——至少正被她压在身下的另一位金发人形是这么想的——15秒前,她突然毫无预兆地被对方掀到了床上;3秒前,她才刚刚结束那个被迫交换的亲吻。
“根据出厂报告,确实如此;但是我的中枢没有达到设计时的控制要求,这导致我无法做到约束模块的运算占比或将它完全关闭。”AN94的声调毫无起伏,湛蓝的眼眸仰视着似乎是一时兴起把她按在了床上的队友;然后她犹豫了1.2秒,用平淡的声音接着补充,“不过我并不是很理解你现在的行为,AK12……以及刚才这个问题的意义。”
一个毫无理由,另一个显而易见。
AK12罕见地沉默了...

补充一下,这就是把我甜到嗷嗷乱叫的理想侦助(…

日推的侦助设定真的太好嗑了(大喊大叫
由于各种各样的事件开始追寻天才侦探的脚步、平日里忠实记录案件原貌的普通人助手,和无论怎样的事件中都能保持风度与清醒头脑、迅速推理出案件真相还不忘给自己头脑普通的助手一些玩笑性提示的天才侦探——这样的两人背后,是偶尔会因为才华间巨大差异而开始自卑、怀疑自己能否作为合格的友人站在对方身边的助手,和自以为自己的普通助手顶多发展为可有可无的普通朋友、却因为对感性认识相当匮乏而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发展到了“非他不可”程度的侦探。
好嗑,我要昏过去了……
要是最近有空说不定还能腿一篇1294出来……

(所以汤川都回国了314为什么还是分居地球两端呜呜呜呜呜

[微意识流]万物。

今天突然想起这篇来了。
姑且作为Everything的听后感和给各位安利彩爷的意识流小文章,再转出来给大家看看…

シロキ:

也许我应该除个草。
(这是安利!大家都去听彩爷的Everything啊!真的狂好听[疯狂打call])

我站在这里。

这故事有个老套的开头,和看着开头就能猜出大半的老套的结尾。

身旁是丛丛的黑色的草。有轻风从边上掠过去,高挑的叶子就点一点我那同生命般轻薄飘忽的衣角。
我抬头望进顶上的那一片东西里。
人类要是在这里,它就可以得过且过地被定义成熟悉的「夜空」了;可我不想做人类。它们过于执着——偏执地将每个事物冠上个名号,不论意义何在。
人类、包括生命在内的它们本身呢。
我向那片遥远的...

在成都阴雨连绵的秋季里,一个普通的下午,我忽然忆起一棵枫杨。
我曾为之不齿的、我曾以为无用的;我曾为之骄傲的,我曾以为荣耀的;三年里对它的种种怨言或夸耀突兀地涌上心头。
学生剧场的黑暗里,只看得见荧幕中学生们站上课桌振臂高呼的身影;某个稀松平常的下午,在某个拉上窗帘的教室,某个普通的同学为几个同样普通的出租车司机流下眼泪。
而今我们走了。
但也许他们还是在的:她仍然坚持着一天换一顶帽子戴,他还是喜欢坐在讲台上啃面包,她还是喜欢穿解开了前两粒扣子的白衬衫。
好像一切都会保持在那个状态,正如她放给我们看的灌篮高手最后一集。
这是我曾经度过三年时光的地方。
大约每位校友对校史的第一印象也就是那棵枫杨树了——“迁校...

少前欧气/爆肝合集……

1 / 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