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风月

补充一下,这就是把我甜到嗷嗷乱叫的理想侦助(…

日推的侦助设定真的太好嗑了(大喊大叫
由于各种各样的事件开始追寻天才侦探的脚步、平日里忠实记录案件原貌的普通人助手,和无论怎样的事件中都能保持风度与清醒头脑、迅速推理出案件真相还不忘给自己头脑普通的助手一些玩笑性提示的天才侦探——这样的两人背后,是偶尔会因为才华间巨大差异而开始自卑、怀疑自己能否作为合格的友人站在对方身边的助手,和自以为自己的普通助手顶多发展为可有可无的普通朋友、却因为对感性认识相当匮乏而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发展到了“非他不可”程度的侦探。
好嗑,我要昏过去了……
要是最近有空说不定还能腿一篇1294出来……

(所以汤川都回国了314为什么还是分居地球两端呜呜呜呜呜

[微意识流]万物。

今天突然想起这篇来了。
姑且作为Everything的听后感和给各位安利彩爷的意识流小文章,再转出来给大家看看…

シロキ:

也许我应该除个草。
(这是安利!大家都去听彩爷的Everything啊!真的狂好听[疯狂打call])

我站在这里。

这故事有个老套的开头,和看着开头就能猜出大半的老套的结尾。

身旁是丛丛的黑色的草。有轻风从边上掠过去,高挑的叶子就点一点我那同生命般轻薄飘忽的衣角。
我抬头望进顶上的那一片东西里。
人类要是在这里,它就可以得过且过地被定义成熟悉的「夜空」了;可我不想做人类。它们过于执着——偏执地将每个事物冠上个名号,不论意义何在。
人类、包括生命在内的它们本身呢。
我向那片遥远的...

在成都阴雨连绵的秋季里,一个普通的下午,我忽然忆起一棵枫杨。
我曾为之不齿的、我曾以为无用的;我曾为之骄傲的,我曾以为荣耀的;三年里对它的种种怨言或夸耀突兀地涌上心头。
学生剧场的黑暗里,只看得见荧幕中学生们站上课桌振臂高呼的身影;某个稀松平常的下午,在某个拉上窗帘的教室,某个普通的同学为几个同样普通的出租车司机流下眼泪。
而今我们走了。
但也许他们还是在的:她仍然坚持着一天换一顶帽子戴,他还是喜欢坐在讲台上啃面包,她还是喜欢穿解开了前两粒扣子的白衬衫。
好像一切都会保持在那个状态,正如她放给我们看的灌篮高手最后一集。
这是我曾经度过三年时光的地方。
大约每位校友对校史的第一印象也就是那棵枫杨树了——“迁校...

少前欧气/爆肝合集……

啊,好想嗑12×94啊(。
像94那样一板一眼看似情感淡薄的人形真的好可爱!!对话和剧情又是个隐藏的12痴汉(12是特别的……只要为了她我什么都愿意做←这个秘书官对话真的不是大橘已定吗!!!!!再加上建造对话欲言又止想问指挥官12在不在……啊我嗑到昏厥)再加上这次泳装12很沙滩94却穿上硬核潜水钟…啊我脑补万字12实力坑94的剧情(。然后像94那种不会拒绝别人又有点自卑的感觉…就算被12一时兴起推了也不会说什么的吧(甚至会觉得是自己的错(划
(胡言乱语中

他希望能立即死去,以逃离这个疯狂而绝望的世界;转念想着苟活至此亦是无上幸运,死后若是真要再有什么转世之论,怕不是人生尚未开始就必须死上好几轮。于是这个懦弱的生命只得把对世界所有令人疯狂、绝望的认知尽数忘却,求得一世平安而已。
这正是这疯狂又绝望的世界希望他做的——。

虽然我超级杂食 摄食触手遍布各大热圈冷坑……
但是……
果然xs才是我的白月光!!!!!(大喊

写一下上一个脑洞的初衷吧

少爷从小发现自己具有“能看到他人未来”的能力,但是内容仅限于他人的死 亡 现 场,不包括自己的…且无论如何干涉,最后的死亡都不会改变。例如发现可能死于车祸或是空难,无论如何劝阻或者试图使当事人不乘坐该交通工具之类的“避免死亡”的行为都是无用的,最后此人仍然会因此死 亡。少爷明白阻止死亡的尝试是无用功之后就逐渐放弃干涉,只做一个旁观者…

直到遇到了某位…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交集,直到他看到了对方的死状,出于某种(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感情,尽管内心了解这样的结局无法避免但还是出言提醒了(上文情节)…

结果没想到由于他的提醒,下一...

一个xs脑洞,尚未完全成型就不打tag了

1 / 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