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s deleted to give the freedom.



You are the freedom.
「L'aventale.」

「连同23年的人生一起,我决定…」
「舍弃那名为天才的光辉。」

「あの天才少年へ、さようならを…」

「嘀。」
[02:36]DM:
「六本木有一家拉面很不错,明天一起去吧。-Festa
P.S.你那边的楼顶看上去挺冷的。」

[02:38]Reply:
「你付钱」Read
[02:39]Reply:
「一万以内。
如此简短的信息实在不像你的风格。」
[02:39]Reply:
「手指冻僵」Read
[02:41]Reply:
「帮我请假感冒了」Read
[02:42]Reply:
「已经说过了。晚安,小少爷。」

Draft
「谢晚安
别这么叫我好恶心」

开了一个脑洞…
五次他被电话吵醒,一次他没有接

五次他站在楼顶,一次他跳了下去(。
总觉得有种个人代入感…
(啊,是xs没错。)


“…请在「嘀」声后留言。”

“我是削除。”

“如今决定从名为「天才」的称谓下正式毕业。”

“一直以来、感谢关照。”

啊这里有条iOS国服的老咸鱼来求一波好友…
属于既没脸又没肝的类型
人生巅峰就是二宝师匠(不是
id→100,113,018,537
欢迎来找我玩呀(???)

[xi×Sakuzyo]Infectivity.


*很久以前的段子,估计没什么人看过了

*努力写出温暖人心的感觉
*微小的心意也能传达就好了

“不知为何今天——阿嚏!”
以厚度夸张的棉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却依旧难以抵挡从四面八方渗透的寒意,他无奈地从布料的缝隙间探出手臂,在桌上摸索着纸巾盒。
“…好像格外冷啊。”
吸了吸鼻子,在转椅上窝成球状的削除把被子裹得紧了些。
想起早上与作面带微笑发布的以拆空调为威胁的死线,少年叹着气摇头,却只发觉头脑眩晕而阵阵生疼——重感冒的影响似乎比想象中严重得多。
“这里加个贝斯再稍微配一下和弦就…唔…”
握住鼠标,他的视线在键盘与音轨间飘忽着——仿佛整个人落入一个由噪音与黑白相间的琴键构成的牢笼,扰人而冰冷得难以逃离。
恍惚间,他...

打火机:“你们这是在用我拿命换来的火作死”

[xi×Sakuzyo]アラガミ。

*一个预告?不一定写得完预警。
*人设→现人神xi(现在暂且看作神官也没什么问题…)×神明少爷
*部分参考《東方風神錄~Mountain of Faith》

拢一拢玄色和服的袖口,清瘦的少年踩着系绳褪了色的高齿木屐,踏上归途。
狭窄石阶隐没在随风乱舞的棕褐落叶中。亘古不变的山风执着地与无止尽的时间结伴化身钎锤,将威风凛凛的辟邪兽连同脚下砖石一起打磨作正体不明的妖怪模样。
神道尽头,站定,仰望。
——蜿蜒山峦间夹杂的云雾里,神社突兀地拔地而起。斑驳剥落的外饰与朱红褪去的鸟居颇有些中落的味道;高大的牌目和迎风飘荡的注连绳却时刻暗示着令人敬畏的「神明」正居于此地。

余光瞥见某个熟悉的白色身影,他顿了顿...

同人作者二十题

[From LOFTER:@青山白雪]

- (我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同人作者。觉得这些问题很有趣,也就顺便表达了一下自己的观点。)

1. 最初促使你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坑冷粮少吃不饱(笑)
其实写同人之前都在腿原创…啊当然在xs之前写过一篇别的,是某新番里的热门CP。那时候口味很挑,某种意义上真的吃不饱(划掉)反正写的时候也没想过太多…可能是恰好产生了个谜之符合设定的脑洞吧。动力?除了喜欢和自己开心就没别的啦。

2. 如今让你继续创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坑冷粮少吃不饱(暴泣)
现在只写xs啦,所以应该是喜欢二位在私设里的相处模式吧。毕竟xs没有原作这回事(给我等一下推特算不算),所以全靠脑洞…只能说是很难用标签...

[xi×Sakuzyo]一个没名字的脑洞

三体AU,面壁者×破壁人&执事×少爷。
一个私设如山毫无逻辑的小段子。重度OOC,换个名字读起来好像也没问题,所以看着玩玩就好。

昏暗的大厅中,橙红火焰舔着破旧砖石砌出的炉膛。
他陷在壁炉对面的扶手椅里,浑身冰冷。
“综上,”黑白衣装的执事立于炉边,语气恭敬,“您的计划是不可行的——不过在下仍会出于组织的立场感谢您,因为本质上,您是在帮助主。”
“若是在下的分析有什么不妥,还请少爷指正。”
指尖扣在红木扶手上,少年张了张嘴,眼里透出迷茫。椅背的布料里仿佛随他的话语伸出一只手,将他的咽喉越扼越紧,无法出声。
“看来在下的推断没有问题。”男人笑了笑,“不过,能设计出如此巧妙的方案...

[2016]年终总结,大概


啊啦大家好哦。
一碗青色的咸鱼乌冬面是也(。
很不正经的年终总结,啥都有。

2016年对我来说意味很复杂,遇到了很多好人,但也失去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二月开了xs脑洞,四月第一次写完一整篇,直到现在。
总之,稍微挑了点东西出来。
没什么好看的,聊以自慰罢了。
记录从2月开始,到12月写了一部分但是未放出的一篇结束。
节选都是看心情截的,没什么意义。

Feb.

我躺在床上。
窗帘安静地倚在墙边。
正午眩目的阳光直直地将窗外电线的影子投射在视网膜上,刺得头脑生疼。
采取着与常人认知完全相反的动作。
如同终生不见天日的罪人在死刑前终于见到了最后一缕阳光那样,微仰着头。
我将自己的这具身体完全沐浴在光芒之下,直到眼中终于无法控制地...

[xi×Sakuzyo]Void.

*并不魔幻的现实主义

*HE确定

*内容与三次生人完全无关

*R15:亲吻描写有

*疾病设定有

*目测作者即将走向抑郁

*小巷梗来自@啊澈不会玩音游


*真空无法传声 才能无法强求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


*

伴随防盗门猛撞上墙壁的巨响,玄关惨遭粗暴入侵——来者不慌不忙步入房间,理直气壮地将手里的钥匙串晃得叮当作响。

“削除さん,容我提醒一下,死线已经过去了——”

“与作,”浑身包裹着不明暗黑物质的天才曲师趴在键盘前,向四周散发着如同信息素般的具现化怨气,“是谁把我家钥匙给你的?”

轻车熟路地免疫了少年的传染性颓废,与作的嘴角挂...

1 / 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