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s deleted to give the freedom.



You are the freedom.
「L'aventale.」

[xi×Sakuzyo]Infectivity.


*很久以前的段子,估计没什么人看过了

*努力写出温暖人心的感觉
*微小的心意也能传达就好了









“不知为何今天——阿嚏!”
以厚度夸张的棉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却依旧难以抵挡从四面八方渗透的寒意,他无奈地从布料的缝隙间探出手臂,在桌上摸索着纸巾盒。
“…好像格外冷啊。”
吸了吸鼻子,在转椅上窝成球状的削除把被子裹得紧了些。
想起早上与作面带微笑发布的以拆空调为威胁的死线,少年叹着气摇头,却只发觉头脑眩晕而阵阵生疼——重感冒的影响似乎比想象中严重得多。
“这里加个贝斯再稍微配一下和弦就…唔…”
握住鼠标,他的视线在键盘与音轨间飘忽着——仿佛整个人落入一个由噪音与黑白相间的琴键构成的牢笼,扰人而冰冷得难以逃离。
恍惚间,他只觉得意识正逐渐离去。

“与作,如果我就这么死了,能算工伤么。”




“…等等现在是什么状况?!”
上一秒身处温暖被窝的小少爷,下一秒便惊恐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大概是因为身处过于安逸的环境,清醒后的大脑只用了0.3秒便将综合了死线、感冒以及不明所以的位置的可怕现实尽职尽责地报告给了他。
这太奇怪了——削除眯眼看了看五米开外他昏迷时身处的转椅,又低头看了看身上由于出门前没看天气预报而显得格外单薄的衣物——
“…不是梦啊。”

“——阿嚏!”
将呆坐床上半分钟的小少爷拉回现实考虑更具体问题的契机,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咦…。”
正打算为了纸巾鼓足勇气下床的削除突然发现,原本待在显示器前的纸巾盒子正安安稳稳躺在床边——居然还多了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牛奶。

“难道我睡着的时候…梦游了?”



三天后。

“啊对不起小少爷请不要过来!”
“…你今天是怎么了?”
削除疑惑地看着对面那个戴着口罩,后退着与不断逼近的他保持恒定距离的男人。
“重感冒而已…”xi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为了防止传染还是…”
“果然最近太冷了…前几天我也——”
削除的话音戛然而止。
“…小少爷?”

“啊,没什么。”
摇了摇头,他的嘴角挂了一抹微不可察的笑。

“说起来啊,xi…”

“就算是心理作用也好,热牛奶似乎对驱寒很有效哦。”





[Fin.]
[16/10/2016 00:43]

评论(5)
热度(1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