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s deleted to give the freedom.



You are the freedom.
「L'aventale.」

[xi×sakuzyo]Egoist.

*深夜一百二十分产物
*强行卖肉注意
*脑洞奇特
*标题不明觉厉
*4/17 23:40 Start


——说到底这样的行为不过是某个人的自我中心主义罢了。
——爱?
——当然不可能。

*
“…什么?”削除皱眉,转过身来,“「爱」和「喜欢」的差异性…?”
xi点了点头——虽说明知道削除完全不会深究,他依旧以玩笑般的语气编造着丝毫没有可信度的借口——“有个朋友可是表示因此非常苦恼啊。”似乎早就预料到对方并不会相信自己的借口,他掩饰尴尬般地轻咳两声。
“…但是你觉得我会知道吗。”
“啊啊当然了——”看着削除几乎是写着「毫无恋爱经验」的脸上马上就要浮现夹杂着愤怒和不满的表情——不过这种面瘫式微表情大概只有xi能成功解读——xi感觉一种名为「方盒子直角九十八连击」的技能好像正从对面的少年身上蓄势待发。
“——不不不小少爷我绝没有借此嘲讽的意思——不快放下你的盒子那太危险了!咳咳…”大概是过于激动了,xi急忙捂住嘴,弯下腰猛烈地咳嗽起来。
“…说起来,你最近没事吧,”削除放下盒子,然而疑惑的眼神还是被xi巧妙地避开了,“咳嗽持续了挺长时间…真的不需要去医院吗?”
xi直起身子,摇了摇头。
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对了。”
xi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向身边的削除问道。
“…舰娘玩多了的话,应该能分清楚对于人物的「喜欢」和想要共度余生的「爱」了!一定是这样——”
“哐”
最终,xi还是没能逃过「方盒子·受死吧xi·九十八连击」的致命打击。

“但是啊,小少爷。”
在假装痛苦地挨下九十八连击而使削除心满意足回去写曲之后,xi有些脱力地靠在门上,轻声自言自语。
“你是真的…没有察觉吗。”

“时间…不够了啊。”

*
削除是脸上突然降临的冰冷触感惊醒的。
恍惚间他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一只同样冰冷的手捂住了嘴。
“别出声。”
迷迷糊糊地,他只觉得那声音和不自觉的轻咳耳熟得过分,却又记不起到底是谁。
半夜三点过后的睡眠总是安稳得不像话——此时,与脸上的冰凉相比,削除的脑子里大概只是一摊滚烫的膏状物质,完全无法像平时一样正常运作。然而,身旁一阵衣物摩擦的窸窣声响把削除几乎马上就要返回睡眠的大脑一下提到了清醒的边缘——“等等你…唔!”
他在几次清醒与昏睡中几乎恢复正常夜视能力的眼睛接触到了一条微凉的布料。
眼睛被蒙上了。
紧接着,他的手腕被抓住,按在了床上,如同眼睛一样被同样材质的布料禁锢了。
不仅如此,削除还隐约感觉到,对方的膝盖也顶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这下糟了——不仅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连对方的脸都看不到。
就算是被评论为“自己对于自己的了解程度远小于认识的人对自己的了解程度”,认知能力几乎快变成负数的削除,此时也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这样的猜测,在他感受到自己当做睡衣的衬衫被解开了第三颗扣子时,成真了。
完了完了——
这样一看是遭遇夜袭了。
不行啊这样一来不仅身体会非常痛苦而且在没办法掌握对方任何线索的情况下连报案的可能性都很小更何况如果被非常粗暴地对待了——
削除的头脑依旧无法正常地冷静下来。
——等等。
出乎他意料地,对方在对待自己毫无意义的挣扎动作时,并没有对此做出过激反应,反而是当自己被解开衬衫时,对方的的动作更显得…生涩和不知所措。
猛然,削除想起了这个夜晚里他唯一听到的,那个人的声音。
莫非——
“呜…!”
上半身完全暴露在初春冰凉的空气中。下意识地挣扎着,削除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中完全受人制约的状况里。唯一一件衬衫被解开,顺着被绑住的手臂拉过头顶。
微凉的指尖不紧不慢地从侧腰上行,一点点抚过少年光裸的清瘦身体。温热的皮肤触到带着凉意的手指,削除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下唇也被紧咬得没有一丝血色。
一阵恐惧侵袭着他。
对方,似乎也同样地颤抖着。
“停下来…”
削除努力压抑着声带里试图发出的其他声音,这导致他的声音变得很奇怪——沙哑得不像是他自己的,却还带了些别的气息。
位于上方的人顿了顿,靠近了些。
“拜托…停下来…唔…”
一声微不可察的轻叹消散在春夜里。
对方没有了动作。
削除紧张得全身僵硬,生怕对方下一步还会有什么出格的行为——然而,等来的却是以轻柔动作重新扣好的衬衫,和打在鼻翼的属于另一个人的温热吐息。
暧昧的距离下,对方停顿良久——在削除看来几乎是一个世纪——却最终逐渐远去。
“忘了今晚吧,”解开手腕上的束缚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线。
压抑着咳嗽的声音,对方起身离开。
“抱歉。”
几乎是在对方离开的同时,削除一把扯下遮拦眼睛的领带。
却只听到若有若无的一声。
“忘了我。”
苦笑着,削除跌坐回床上。
我当然知道啊。
朝夕相处之人的声音和习惯。
还有无时无刻的,过分的温柔。

*
“说起来,关于那个问题,我好像听到别人的答案了。”
削除打开xi带来的寿司,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头说。
“「爱」比「喜欢」多的,是占有欲。”
“诶诶诶小少爷现在也知道占有欲是什么了吗——”
“…不知道。”
“啊啊这也正常毕竟小少爷是完全无法理解感情类问题的人呢——说起来这么严肃的话题还真是出乎意料啊…”无视削除几乎杀人的目光,xi依旧没心没肺似的笑着,“不过这样来说还是自我中心主义太严重的后果吧,把别人作为自己的所有物来看待。”
“谁知道呢。”削除转头,却在一旁的床上看见了几抹不一样的色彩。
“蓝色花瓣…?”
“诶这是蓝玫瑰花吧…”xi顺着削除的目光望去,走近,小心地把花瓣拾起装进口袋,“回去扔掉吧。”
“话说xi你的咳嗽已经到了不戴口罩不行的地步了吗…明天跟我去医院,必须。”
“啊这个完全没事的啦…很快就好。”

抱歉了。
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将花瓣放入纯白的盒子里。
我果然,就是那样的自我中心者啊。

[4/18 01:32 Fin.]






后记

这个题目其实和歌手EGOIST的联系并不大(。

本来想六十分搞定没想到用备忘录码字板子还会卡死[哭着]大概也是时间原因,文字并没有达到想要的精致程度,稍微有点遗憾。

想写的主题大概是由“Ego”这个词衍生而来的意味比较浓重一点。

脑洞来源是前几天看到的[爱]与[喜欢]的区别详解之类…?虽说之前也了解过不过果然灵感这种东西还真是有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啊[←我在说啥

不过还可以看出的另一个梗大概就是大羽子的花吐病吧(笑)从里面的细节可以看出完全沿用了大羽子那篇的相处模式(笑) @泠羽子的杨枝甘露 抱歉啦用了你的梗,如果有问题的话会删除掉的。

以下闲谈。

说起来[爱]这种东西在心理学上确实不仅仅是独占欲而已,其实还有性 欲(笑)所以本篇中间确实曾经真的想这么做下去的[你]不过这种半强迫式的写起来自己也非常难受,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做(笑)不过当初的脑洞真的是彻彻底底的R18全套的那种(。这样一想又有黑暗和捆绑,还真是重口啊(。

不过自身是完全不会写肉的那种大家放心。

说到占有欲的话,我个人还是觉得单箭头的[爱]比单箭头的[喜欢]更让对方难受一点,特别是知道了对方的心意后。本篇内的少爷如果没有对xi抱有一些朋友以上的感情的话也不会任其宰割的吧(大雾)不过少爷也对自己的心意不甚了解的情况下,最后也无法回应xi的动作。

而我对xi的设定是[了解了自己的感情却苦于无法找到能使得对方明白的表达方式]而纠结着的存在。知道了自己花吐病的症结的xi在夜袭的后半段[大雾]其实是想亲上去的(。不过最后处于某种复杂的心理而没有(。这样一想更虐了啊[哭着]明明都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极大雾]

那么,感谢阅读。

*中午时间不太够,晚上后记应该会有补充的…吧。

青冬

4/18/2016

评论(9)
热度(1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