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s deleted to give the freedom.



You are the freedom.
「L'aventale.」

[曲拟]Frozen Nights.

*Niflheimr曲拟
*短 无主题无目的
*只是想写
*独角戏流




“快了。”
少女单薄的衣衫挡不住刺骨朔风。
“就快到了。”
银发散开,与纷纷扬扬的白雪融为一体。
雪原上,少女一人踽踽独行。
冰蓝的眸子透着深入骨髓的寒冷。



亡国之咒。
自出生便被预言者定下了命运。
「十岁手刃至亲」
风雪交加的夜晚。
她亲眼看着父亲在寝宫里倒下。
暗蓝的海浪咆哮着一次次冲上宫殿旁的断崖,吞噬了挣扎的母亲。
她在举国哀乐中,木然地坐上银白的王位。
「十五岁大权旁落」
滑稽的弄臣蛊惑着。
最终,年轻的左相背叛了她。
拈起白色皇后,却发现早已无处落子。
「二十岁国破流荒」
都消失了。
偌大的王宫里,只有死寂和寒冷陪伴。
亡国之主绝望地笑着,最后一次摘下王冠。
「二十五岁绝症缠身」
被冻结了。
从心脏开始,一点点陷入寒冷。
直到全身。
「二十七岁——」



冰雪中,她看到了终点。
隐约的淡青色群山。
终年白雪皑皑而毫无生气。



“到了。”
少女笑了。

面对亡灵之地,以银刃献祭鲜血。

“这个诅咒,还给你了。”



很久以后。
冰雪之国早已不再终年冰封。
而那个只身独行的少女,也同样随着冰雪之名,一去不返。

「妈妈,那是谁?」
「一个被诅咒的人。」
「但我们将永远记住她。」

少女在命运面前,以此生献祭。

从此这个国家不再被称为「死人国」。
一旦提及,谈论者便会小心翼翼地说出它曾被一度遗忘又一度记起的名字。
也是少女的名字。


「Niflheimr.」



[Fin.]


[糊完才发现比想象中更加不明所以]
[不行太糟糕了刚写完就觉得这可以直接进黑历史]

评论
热度(1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