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s deleted to give the freedom.



You are the freedom.
「L'aventale.」

[Project Mili]Chocological.


*Mili深夜60分企划

*脑内过度
*文风突变期
*轻微黑化注意
*毫无逻辑的词语堆砌注意
*时间轴混乱 叙事方式语死早

*请记得在手边准备一些食物

[7/17/2016 00:25 Start]



——她是谁。

“真的很开心呢——”
满面笑容的女孩抬头,毫不掩饰的欣喜眼神猝不及防地撞进我早已冷硬如磐石的心底。
浑身沾满糖浆的我被她拉着坐上巧克力香蕉船,闭上眼,连鼻腔里也满是水池里焦糖巧克力的味道。
“呐,客人小姐接下来想做什么呢——”
她拉了拉我的衣摆。
铺满了香浓巧克力啫喱的花园,一层层黑巧克力仔细堆砌成的花坛,牛奶巧克力的枝条上挂着浅棕色酒心巧克力苹果,花朵上华丽而诱人的薄荷巧克力蛋顶端稍稍溢出的浅金色凤梨鸡尾酒糖浆
——一切都在阳光下反射着眩目的光彩。
映出她眼里满满的期待。

——她是谁。

“日夜沉溺于幻想,这样的你终究是无用的。”
绘有细腻大理石纹路的巧克力棒被粗暴地从墙上扯下,折断,送到那人令人恐惧的唇舌之间。
柔软的海绵蛋糕床被断裂掉下的巧克力雪茄重重砸扁,泛着香草味道的家具则在剧烈而迅速的破坏里成为压碎一旁层叠黑巧克力马卡龙的直接凶手。
世界从她所在的那个角落开始,崩塌着。
磨碎,咀嚼,吞咽。
连回味的时间也没有。
我眼睁睁地看着甜腻到苦涩的梦境被她——那个曾与我一同享受幻想,在此刻却残忍地给予这个世界所能想象到的毁灭性打击的客人小姐——迅速,而又贪婪地吞吃殆尽。
“这样就好了吧。”
她转身,露出一张与我相似到令人恐惧的面容。

——我是谁。

“在这个世界里,幻想,根本不需要。”
我睁开眼,鼻尖还残留着少许糖粉与香草精的甘甜回味。
眼前,却只剩下冰冷与黑灰色调的现实。

“——这是为你好。”

起身,我望向迷雾里毫无希望的未来。

“没关系的。”
我轻声说。

——“而且,无论如何。”

嗅着巧克力的甜腻香味,我隐约听到了孩子的欢声。

“我只是单纯地,憧憬着。”

——“你以后也会成为像我这样的人。”

按响梦境的门铃,一个女孩兴高采烈地冲到门前,裙摆里藏着一个充满巧克力香气的幻想。

“那些,有着巧克力味梦想的孩子。”

拉着我,女孩在巧克力世界里穿行着。

“但是小孩子的逻辑,说起来就像巧克力一样不清不楚吧?”

对我露出的天真无邪而毫无防备的笑颜。

“——所以,他们一定能明白的。”

看着如此美好的世界被我一点一点吞吃入腹,经历了惊恐与慌乱的她,最终走向麻木。
那张过分相似的脸上,表现着与当时的我一模一样的表情。


“——毕竟,那个一次次毁掉自己梦境的人,是我自己啊。”



[7/17/2016 01:19]
[Fin.]










♬‧*˚✧♬‧*˚✧♬‧*˚✧♬‧*˚✧♬
后记

诸位晚好[早安],这里青冬。
对于Mili也关注了很久了,但是因为画风一直是火柴人写文一直找不到克服拖延症的秘药所以没有产出过[笑]这次也算是托了60分活动的福,总算为Mili写了点什么[笑]
不过果然还是…


不·明·觉·厉。


↑没错这是我在自己写完之后的感受所以我已经不期待大家能在不阅读后记的情况下理解我想说的东西了我知道这篇文章十分失败所以非常抱歉——[土下座]

好吧我们来说说创作上的各种问题…
首先是这个诡异的、前后严重脱线的、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人写的文风。
事实上看了Chocological的歌词之后就一直有一种“哇这个歌词超级华[hao]丽[chi]诶好想把歌词里出现的东西写[chi]个遍啊…!”的诡异感觉…所以前半段有词藻堆砌嫌疑,嗯我承认。不过大半夜写这种东西我是真的饿了…
所以下次深夜60分请不要出包含如此丰富的食物名称的题目啊…!
不过像是后半段那种,动不动空两行加个破折号各种现实脑内转换的不明文风,才是我的通常风格…[←这也够不正常了…吧]
啊,果然是好久没写东西了啊。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葛优瘫.jpg]

那么接下来再来说说最谜的…主题问题。
Chocological的歌词结尾处,通常被认为是黑化得最厉害的那句“However I'm not angry”,这次我就是从这里入手的[←等等真的是这样吗???]
虽然确实被很过分地对待了,辛辛苦苦构建的巧克力梦幻也被践踏的一文不值。
但是沉溺于幻想的浪漫孩童所构建的世界,总是要被现实到冷酷的大人破坏掉的啊。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这篇里面的设定是,“因为幻想被毁坏而成为大人的女孩又一次进入过去自己的幻想中将其毁坏”的故事。
所以说果然是轮回啊[笑]
不要问我为什么她还能回去也不要问我那些是不是同一个人我的逻辑已经死了[躺倒]
总之因为想到了这样的脑洞就毫无顾忌地写了下来到最后才发现逻辑…果然是硬伤[哭着]
如果我的文风和逻辑加起来已经使大家产生了阅读困难的话…只要记住那个“我”是没有变过的就可以,嗯。
再说得明白一点,开头的地方是“我”进入还是小女孩时候的自己的幻想世界之后,之后是“我”回忆了自己的巧克力世界被毁灭的场景,最后是“我”进入过去自己世界的经历。
天哪好拗口[擦汗]
所以说我已经完全、完全不指望会有人喜欢这玩意了[跪倒]

嘛总之这里废柴文手青冬。
请多指教。

于7/17/2016 01:45

评论(1)
热度(1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