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s deleted to give the freedom.



You are the freedom.
「L'aventale.」

[xi×Sakuzyo]一个没名字的脑洞

三体AU,面壁者×破壁人&执事×少爷。
一个私设如山毫无逻辑的小段子。重度OOC,换个名字读起来好像也没问题,所以看着玩玩就好。

昏暗的大厅中,橙红火焰舔着破旧砖石砌出的炉膛。
他陷在壁炉对面的扶手椅里,浑身冰冷。
“综上,”黑白衣装的执事立于炉边,语气恭敬,“您的计划是不可行的——不过在下仍会出于组织的立场感谢您,因为本质上,您是在帮助主。”
“若是在下的分析有什么不妥,还请少爷指正。”
指尖扣在红木扶手上,少年张了张嘴,眼里透出迷茫。椅背的布料里仿佛随他的话语伸出一只手,将他的咽喉越扼越紧,无法出声。
“看来在下的推断没有问题。”男人笑了笑,“不过,能设计出如此巧妙的方案,您的确是天才——就像当初被选作面壁人的理由一样。”
“——可惜,天才少年也有失策的一天。”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小对他言听计从的执事露出一个从未见过的了然笑容,紧接着,名为「天才」的伪装分崩离析。一方壁炉外,所有黑暗顷刻将他围困于逼仄的空间,最信任的木偶微笑着举起长剑,毫不留情斩去两人间所有交错缠杂的丝线。
——只有他知道,有一束近乎透明而被他单方面系在执事身上,名为「感情」的长线。

刀刃划过,见了血。
“面壁者削除,”执事谦卑地欠身。
他闭上眼,静待审判降临。

“我是你的破壁人。”

[本来是和@啊澈子 深夜短信里即兴写的小东西,然而换了手机记录都丢了。今天正好闲着无聊又看见澈子提起这事,于是重写了一遍。]




其实这脑洞本来没这么大,下午重写的时候想太多了又写不出来,现在看来还显得有点奇怪233。不过还是稍微说两句吧。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留意那一段「天才少年」的论调。看起来可能有些奇怪,因为我对这里少爷的设定依旧是少年成名之类的,而且因「天才」出名才会被选为面壁者。破壁人想要完全摧毁他的精神世界,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否认他的才能,连带着否认他作为面壁者的存在——呃好像脑补过度了。

评论(3)
热度(15)

©  | Powered by LOFTER